觀察別人作品自學‧簡景添畫出事業

    縱橫職場
    人生導航

 2013-07-09 08:00

    簡景添利用手中的畫筆,畫出自己的事業、圓了幼時的夢想,也幫顧客畫出喜悅與感動。(圖:星洲日報)
    街頭畫家簡景添的作品,包括炭筆畫、粉彩畫、油畫等。(圖:星洲日報)
    簡景添最大的滿足感,在於顧客看到他的作品後,流露出來的感動與喜悅。(圖:星洲日報)
    在倫敦的2年,簡景添常常向街頭畫家偷師,結果學會如何更生動地畫出人像的神韻、眼神。(圖:星洲日報)
    每在一個地方擺檔一段時間後,簡景添就會更換地點。(圖:星洲日報)
    簡景添巧思創意,把假髮加入畫作中充作人魚的頭髮,讓整幅作品更有生命感。(圖:星洲日報)
    簡景添在倫敦的2年,除了工作和向街頭畫家偷師外,也不忘四處走走,欣賞各處的風景。(圖:星洲日報)

大部份時間靠著自學,以及觀察別人作品的街頭畫家簡景添,利用手中的畫筆,畫出自己的事業、圓了幼時的夢想,也幫顧客畫出喜悅與感動。

今年49歲的簡景添,自四五歲開始就喜歡拿著鉛筆,在紙上摹繪卡通人物和漫畫主角,並自我摸索,讓作畫技巧變得更好。

他說:“我在20歲那年,曾請教上美術課的朋友,試圖糾正作畫時的問題。”

“雖然,我朋友曾教我從何處畫起、顏色的使用、光暗效果的處理等方法。可是,我發覺這無法解決我問題,我還是畫得不夠細膩與逼真,建立不起個人風格。”

因此,他在23歲時報讀美術課,用9個月的時間學習作畫技巧,並在之後與友人合股,從事廣告設計工作,以及在家開班教畫。

在業界打滾多年,雖然從事的工作都與美術有關,可是在簡景添心中,他還是想成為畫家,而且作畫面對的問題依然存在。

遠赴倫敦成人生轉捩點

由於經濟不景,簡景添後來與友人拆股,而遠在英國工作的弟弟,也多次邀他到英國倫敦,親身體驗當地畫家的畫風、他們如何作畫等。

由於他作畫時遇到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,再加上想感受倫敦的藝術和文化氣息等,他於是在42歲那年,放下這裡的一切飛到倫敦,而這個決定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。

在英國有時間都往畫展跑‧向22街頭畫家偷師

簡景添表示,他在英國的2年裡,只要有時間都會往畫展跑,見識各地名家的作品。他更常流連街頭,向22名擺檔的街頭畫家偷師。

他說,在22名街頭畫家中,12人是英國本土畫家,另10人則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畫家,讓他有機會在同一區,見識和學習不同國家的畫風和作畫技巧。

學會粉彩炭筆畫法

他說:“我在英國2年,不但學會了粉彩和炭筆的畫法,更重要的是,我從這些畫家身上學到許多,讓我過去作畫時面對的問題,一切迎刃而解。”

“我比較少向他們請教,大部份時候都是在旁觀察,學他們的作畫手法、學他們如何畫出人像的神韻、眼神等,然後回家一直練習。”

他也從街頭畫家身上,學到了下筆的程序,也鍛煉出以不急不徐的心情作畫。

倫敦的藝術風氣盛

他表示,倫敦的藝術風氣很盛,政府會在多個地方,圈定一處讓畫家擺檔,靠現場畫畫和賣畫為生。

他說:“街頭畫家只在3至10月這段期間擺檔,因為10月後天氣就轉冷,而且這些畫家一星期只擺檔4天。”

簡景添說,當他決定前往倫敦時,其實心裡是焦慮的,因為他當時已42歲,而且作畫一直面對問題。

他說:“若倫敦之行,我還是無法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,我可能就此放棄當畫家的夢想,所幸這趟沒有白走,而且是我人生的轉捩點。”

返國後在金海街擺檔‧憂收入不穩家人一度反對

簡景添從倫敦返國後,經人介紹在新山金海灣的金海街擺檔,開始他成為職業畫家的第一步。

他說:“當時金海街的管理層,想為廣場增添藝術氣息,所以邀我去擺檔,而且免我3個月的租金。”

他表示,開始在金海街擺檔時,家人擔心他沒有收入,所以並不支持。

不過,他在第一個月就取得足以過活的收入,接下來幾個月的反應更是越來越好,家人這才放下心中大石。

他說:“在金海街取得的良好反應,猶如一直強心針,讓我能夠繼續走下去。我自認我的畫活靈活現,所以吸引顧客。”

目前在班蘭批發市場擺檔

目前,他在新山班蘭批發市場擺檔畫畫,不過他會在一段時間後更換地點,但是他不會進駐商場,因為商場的租金太貴。

曾把逝者樣貌再度勾勒出‧顧客感動喜悅最滿足

簡景添表示,這份工作最大的滿足感,在於顧客看到他的作品後,流露出來的感動與喜悅。

他說:“一名顧客曾拿著已逝親友的照片給我,希望我幫他親友畫一幅畫像。由於照片很小,我只有放大,像素卻變得很粗,照中人的輪廓變得不清楚。”

最大幅作品寬5呎高3呎半

“不過,我細細勾勒,把他親友的樣子畫到畫紙上。當他拿到畫時,他連聲道謝,因為他覺得親友的神韻躍然於畫紙上,讓他彷如重見久逝的親人。”

那一刻,他感受到對方發自內心的感動和喜悅。

簡景添表示,他最大幅的作品寬5呎、高3呎半,而且有3幅,作品內容分別是佛像、甘榜風景和森林;他用了約一個星期的時間完成作品。

他說:“我作畫的時間依作畫材料和尺寸而定。”

“炭筆的話要一兩個小時,粉彩的話要兩三個小時,油畫的話就要4至7天的時間,因為要等顏料干後還要修飾。”

不能單靠政府‧私人界也應推動藝術

簡景添認為,推動藝術工作不能只靠政府,私人界也可以貢獻一份力量。

他說:“各地的藝術工作者可以組成一個團體,並租下一個地方充作畫廊,供畫家展覽他們的作品。”

“這個組織也可以每年舉辦藝術嘉年華會,邀請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出席,這不但可提昇本地藝術工作者的水平,也有助提高我國在國際的地位。”
星洲日報/大柔佛‧文:何華強/圖:陸家明‧2013.06.27

點看全文: http://life.sinchew.com.my/node/6723?tid=46#ixzz361uduxlE
Follow us: @SinChewPress on Twitter |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大綠色の海灘

大黑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